诸葛古村发展旅游的“锦囊妙计”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9-19 11:32   52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“诸葛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古村里面的老房子、石板路,还有那几棵古树,至少有十多年了没啥变化。”

“诸葛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古村里面的老房子、石板路,还有那几棵古树,至少有十多年了没啥变化。”来自浙江丽水的游客蓝先生十余年间多次游历诸葛村,“不变”,是他对这里最深刻的印象。

“诸葛村变化太大了,村民们越来越有钱,小一辈也越来越有出息。我们白天在古村里面接待游客,晚上回新村住,日子更惬意了。”郑女士20多年前嫁进了诸葛村,“变化”,是她对这里的鲜明感受。

“变”与“不变”的背后,是诸葛村20多年来在整体保护古村落、有序发展旅游业上的努力与收获。

浙江省兰溪市诸葛村又名诸葛八卦村,地处金华兰溪、衢州龙游、杭州建德三地之交,是中国最大的诸葛亮后代聚居村。元代中叶,诸葛亮第二十七世孙宁五公诸葛大狮迁居于此,诸葛氏人开始在这里生产生活、营造宗祠、聚居成村。

历经数百年风雨洗涤,诸葛村的古建筑巍然屹立。1991年,清华大学建筑系陈志华教授、李秋香老师带领20多名学生来诸葛村做课题调研,惊叹于这里设计精巧绝妙的元明清古民居和罕见的八卦布局村落,认为“诸葛村是中国南方乡土建筑文化极具代表性的古村落”。两位专家不遗余力地向当地政府建议设立保护区,并发展旅游业,通过旅游收入筹集古村保护维修资金。在各方共同努力下,诸葛村拉开了政府主导、专家指导、人人参与的古村落保护和旅游发展序幕。

1995年初,诸葛亮第四十八世孙诸葛坤亨被选为新的村党支部书记。当村支书之前,他曾是村里丝绸厂的厂长,这样的经历让他对营销有着独特思路。在明确了将旅游业作为诸葛村未来发展的支柱产业后,诸葛坤亨带着村民们开始了诸葛村的“旅游创业之旅”。

“当时可没有现在网络宣传这么方便,我们都是背着几十斤重的宣传页,到上海、杭州等地发放旅游宣传资料。”诸葛坤亨回忆说,“游客们在当时都是奔着大景区去,没有古村落旅游、乡村旅游的概念。但越是这样就越要加强宣传,必须把诸葛村的品牌先打响。1997年的时候,5元一张的门票让全村积累了差不多120万元的收入,但是为了打响品牌,广告费就用掉了80多万。”

在诸葛坤亨的不懈坚持下,诸葛村逐渐有了名气。游客对于古村落旅游的认识不足,反而成为诸葛村的发展机遇。古村落旅游这种在当时全新的旅游业态,吸引了众多乡村文化爱好者慕名前来,为诸葛村带了数倍于宣传经费的收入,广大村民们一起赚到了旅游创业的“第一桶金”。

来的人多了,问题也随之产生。“一方面,好多村民对于好日子的理解就是住上新房子、大房子,古建筑保护意识比较淡薄。另一方面,没有规划和引导,旅游发展就是无序的,比如当时游客们都喜欢买孔明锁,村里一下子就冒出来三四十家卖孔明锁的。”诸葛坤亨回忆着当时的难题,“想住新房能理解,但古建筑拆了,诸葛村拿什么吸引游客。全都扎堆卖一种旅游产品,最后肯定谁都卖不好。”

正如拆解孔明锁靠的不是蛮力,破解旅游发展难题,同样要靠“疏”不靠“堵”。

为了满足村民住新房的愿望,2003年,诸葛村在紧靠古村的地方规划了面积达100余亩的新村,开始有计划地安置一部分村民外迁至新村建房。凡是到新村建房的村民,其原住房由村集体统一折价收回,由村集体统筹利用,部分出售或租赁给无房户和住房面积少的困难户,部分用于旅游参观展示或开发民宿、商业店铺。

与此同时,诸葛村成立了旅游发展公司,形成了村两委干部负责行政、村务、古村保护、项目建设规划,旅游发展公司负责景区运营、市场营销、品牌宣传的村企融合乡村发展管理体制。全村大约3000人,无论是村民还是村干部,均各占1股,无论是做文物保护还是发展旅游,产生的效益全村人共享。

诸葛坤亨说:“过去我们可能走过弯路,但方向是对的。现在我们保护古村、发展旅游的决心更强了、动力更足了。”带着这样的决心和动力,诸葛村开启了旅游业“创业3.0”的征程,逐步从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旅游转型。截至目前,村里相继创办开业了民宿18家、餐饮饭店12家、农副产品及旅游工艺品店铺40多家,带动村民从事旅游业400余人,旅游综合年收入超亿元。

20多年的时间里,诸葛村的村集体可支配收入从1995年的不足10万元增长至2500万元,村集体账面固定资产从不足100万元增长到超1.6亿元。如今,村里每位60岁以上老人每月都能领到额外的300多元敬老金;每个村民的农村医疗保险、社会险、意外险、有线电视费等,均由村集体统一支出;村民上高中、大学或是参军,均有1000元至4000元不等的奖励。

诸葛坤亨自豪地说:“绿水青山和古村文化,都是诸葛村的金山银山。我们一起守住了诸葛村的绿水青山,守住了诸葛氏人的老街老宅,我们的日子也越来越红火。”